奇优影院

你的位置: 奇优影院 > 韩国r级电影 >
韩国r级电影
把自己骂上热搜的,他是第一个
发布日期:2021-09-19 03:27    点击次数:63

《我的青铜时代》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罗翔再次刷屏了网络。

话题“衣衫褴褛的老太太,26岁的罗翔”,上了热搜。

奇奇怪怪的话题标签,故事却很触动人。

罗翔26岁时,在双安商场天桥,遇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

60多岁,灰白头发,带着数个破破烂烂的编织袋,和一个陈旧的黑色旅行袋,袋子旁还用玻璃绳子拴着一个破水杯。

她在问路,不停地向人打躬作揖。

路人对这个貌似乞丐的老人爱搭不理,纷纷掩鼻而走。

图片

罗翔走过去,老太太问他:“同志,xx区司法援助中心怎么走?”

又是一个上访者,罗翔心里一阵难受,于是拨打114,帮她问到了地址。

谁曾想老人突然扑通给他跪下,泣不成声道“你是个好人”。

问个路就能给人跪下,罗翔当时受到了极大震撼。

罗翔怕她找不到,打车带她去了援助中心,到达后罗翔想陪她上去。

老太太不让他去,说你还年轻,别影响你的前途。

18年过去了,罗翔说他现在想来,依然觉得很羞愧。

其实早在出租车上,罗翔就得知老太太的儿子遭遇了无妄之灾,他怕惹麻烦,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

老太太那句“怕影响你前途”的话戳中了他的内心。

图片

图片

事后,他剖析自己:

“你其实在用虚伪的道德优越感,掩饰你内心的怯懦。”

当罗翔引以为傲的法律知识,甚至解决不了现实的困境,那种对自己的鄙夷,可以瞬间将狂傲击垮。

>>>>谦卑本身就是一种智慧

罗翔,77年生,今年44岁。

95年考上大学,硕博连读,高校任教,美国访问……

小镇青年来北京,一路开挂,狂得很。

图片

大学参加湖南老乡会,嘲笑其他省的人好蠢,辣椒都不吃。

岳麓书院门前有一副对联,“惟楚有材,于斯为盛”。

楚地人才辈出,“楚人”罗翔沾沾自喜。

有句话说,“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

罗翔续了一句“大海东流,无非耒水涟漪”(耒水,罗翔家乡湖南耒阳的河流)。

好大的口气!

图片

图片

刚开始在厚大授课也很不屑。

“(法考)一个非常低端的考试,很容易,轻轻松松就能过。”

罗翔当时这么跟人说,也不管听者什么感受。

自诩读了一些书,谁我都瞧不上,懒得搭理人。

“很虚伪”、“很伪善”。

在陈晓楠主持的访谈节目《我的青铜时代》里,罗翔又在无情地批判自己。

图片

图片

图片

现在很多人觉得罗翔是一个很谦卑的人。

实际上,一个人不断强调谦卑,一定吃过狂妄的苦。

2009年的一次意外,对他的心境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当时,罗翔在加州伯克利大学做访问学者。

有次开车,道路狭窄,一边是悬崖,一个轮胎不小心悬了空。

在这种情况下,正常反应都是朝反方向打一下方向盘,让轮胎重新回到路面。

但鬼使神差地,罗翔没有打。

这时,一辆车从侧面呼啸而过。

也就是说,如果罗翔做了本应该做的事——打方向盘,他已经被那辆车撞下悬崖了。

他才意识到:

“若非命运的庇护,你早就没了。”

图片

图片

什么远大的梦想,什么未来的宏伟规划,没有命运的庇护,都会烟消云散,都是个屁。

人很容易将成就全部归功于自己,久而久之会变得自大狂妄,目中无人。

《曾国藩家书》有一句箴言:

“吾人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至于功名富贵,悉由命定,丝毫不能做主。”

就是说,只有“进德”和“修业”两件事我们可以掌控,至于功名和富贵,都是命定。

如果你侥幸成功了,要感谢他人的帮助,感谢命运的照拂,不可居高自傲。

罗翔把他的“爆红”归功于运气,一方面真是运气使然,另一方面也是防止自己骄傲。

图片

他经历了狂妄阶段,现在有了中年人的某种了悟。

突如其来的影响力,的确让他无措。

他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他怕自己驾驭不了这种影响力,更怕自己迷恋这种影响力”。

警惕自己别成为荣誉的奴隶,虚荣的傀儡。

图片

>>>>勇敢是一种稀缺的美德

罗翔有一句很出圈的话:

在人类所有的美德中,勇敢是最稀缺的。

图片

图片

罗翔很钦佩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

一个勇敢站出来,去对抗黑暗与不公,去改变现状的人。

图片

罗翔做不到,他觉得自己不够勇敢,他深知自己的怯弱与内心的幽暗,并为此感到羞愧。

才会说:

不要轻易向他人抡起道德的杀威棒。

他觉得如果他站在对方的位置,未必比对方做得好,你都做不到为什么要求别人做到?

“道德判断,永远要先己后人”。

当我们在进行道德谴责时,首先接受审判的应该是你自己。

动辄站在道德制高点教训他人的人,往往自己是败类中的败类,越高调往往越败坏。

因为批评他人可以让我们轻易地掩盖自己的道德丑陋,从容地逃避自己的道德责任。

图片

图片

图片

罗翔不少语录能刷屏网络,大概因为人们对当今“严于律他,宽于律己”的舆论环境,厌恶已久。

拿着放大镜到处找茬,动辄对人讨伐谩骂,好像你是个道德完人一样。

实际上不过是以批评他人,来掩盖自己自身卑劣的懦夫。

退博事件发生后,罗翔上了《十三邀》,他说被网暴后心里是郁闷的,后来在火车上遇见一好朋友。

朋友问他:“别人对你那么多赞誉,你觉得合适吗?”

罗翔回答,那当然愧不敢当。

朋友又说:“那别人对你的批评,你为什么就深信呢?”

“别人对你的表扬名不副实你开心,对你的批评名不副实你不开心,这不就是典型的双标吗?”

朋友点醒了他。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样一个个性鲜明的人,被崇拜的同时,必然会遭非议,这几乎是命定的。

明知道有此宿命,明知道“名不副实”,为什么还怀着如此热情继续做这件事?

他也曾反省过自己,对热点案件解读,是不是在消耗热点?

他从柏拉图《理想国》中找到了答案——

什么是“好”?就是这个行为本身是对的,而且它通常都能带来的好的附随结果。

“如果一个热点事件,能够促进法治理念的传播,那对热点案件进行解读,何乐不为?”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意外出圈,却带来好的附随结果。

对他来说,也算跨出勇敢的一步吧。

>>>>真正的爱

今年以来,兴起一波崇拜“知识偶像”的潮流。

罗翔、刘擎都在此列。

年轻人喜欢他们,其实也是舆论呼唤理性、智识、人文关怀,对抗浅薄、媚俗、反智的一种回应。

长久以来,知识分子躲进象牙塔,与庸俗的大众文化保持距离。

于是,接地气的“文化人”来了。

把法律讲成段子,用大众容易接受的方式,传递法治与温度。

他的视角,不是高高在上的俯视,不是“何不食肉糜”的圣母心。

而是对人间的苦难,感同身受的悲悯。

托尔斯泰曾说,“如果您感受到痛苦,那么您还活着;如果您感受到了他人的痛苦,那么您才是人。 ”

现在太多的公众人物别说感受他人痛苦了,不贩卖自己矫情的酸楚就谢天谢地了。

如果你从去年到今年一直关注罗翔,会很容易发现,他眼神中愈来愈明显的忧郁与悲悯。

这个是装不出来的。

图片

老奶奶的事对他影响蛮大。

更让他明白,“真正的知识是要从书本走向现实,真正的法律并不仅仅是抽象的逻辑,而是每一个人鲜活的故事。

公平和正义不仅仅要在书上得到体现,更重要是要在每个个案中得到回响。”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加上中年后,逐渐认识到人的有限性,一切皆属于命运的馈赠。

他不配,所以要回馈。

此后,在法考课堂上,他不再止于法律理论和考试技巧的传播。

而是越来越多地将“冰冷的法律”,与具体的人,鲜活的生命,以及一份份沉甸甸的命运连接起来。

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期间,罗翔与同事一起开设法律诊所课程,带领学生参与法律援助。

图片

他一直教育他的学生,不要有法律人的“傲慢”——

带着知识的优越感,用很多老百姓听不懂的话,来描述明明三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道理。

这种傲慢在他看来,其实是不学无术的一种表现。

只有技术,没有温度,比无知更可怕。

我一直觉得,罗翔更像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单纯的理想主义者,想法多少有点脱离实际。

太现实太功利呢,又与“崇高”相去甚远,无法用精神引领人们。

罗翔跟这两类都不太一样。

他诸多想法和理念,都是基于现实的问题和需求提出的,同时带着永不磨灭的理想之光。

有人说,罗永浩讨中年人喜欢,罗翔则讨年轻人喜欢。

其实罗翔的精神面貌是很年轻的。

他有激情。

他的激情是一种深谙现实惨淡、人性幽暗,依然相信正义和理想的火光,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激情。

他很进取。

他的进取是一种不断反躬自省,在批判自我中谦卑成长,以期靠近他视为偶像的古希腊先贤。

他又悲悯。

很多文人爱人类,爱抽象的概念,却不爱具体的人,他说真正的爱永远是对具体个人的爱。

年轻人容易被罗翔的人格魅力影响。

他的一些警察、检察官、法官朋友也会发信息说,他讲的东西深深地鼓励了他们。

好似在一条长长的黑暗的隧道中,他爱戴的哲人,在前面点亮一盏灯,引领他向着光明走去。

他沐浴着偶像的光芒,身上也有迷人的余光,在这个思想贫瘠、理想羸弱的年代将更加夺目,吸引着青年人去追随,去充满希望地生活。

啦啦啦视频在线播放免费观看